孙皓杀人如麻 亡国后却还能享受荣华富贵 孙皓是怎么变成亡国之君

栏目:中国历史编辑:admin时间:2020-02-21浏览次数:

导读:孙皓是三国时期东吴的最后一位皇帝,在位初期,施行明政。沉溺酒色,专于杀戮,变得昏庸暴虐。名声很大,惊动华夏,令晋武帝感到惶怖 。孙皓是怎么变成亡国之君的? 公元264年,东吴第三任君主孙休驾崩,三十岁的孙休英年早逝,遗命大臣濮阳兴、张布辅佐其子

孙皓是三国时期东吴的最后一位皇帝,在位初期,施行明政。沉溺酒色,专于杀戮,变得昏庸暴虐。名声很大,惊动华夏,令晋武帝感到惶怖 。孙皓是怎么变成亡国之君的?

\

公元264年,东吴第三任君主孙休驾崩,三十岁的孙休英年早逝,遗命大臣濮阳兴、张布辅佐其子继位。史家对孙休的评价虽然远高过孙皓,但在选择继承人的事情上显然是私心作祟了。孙休死前一年蜀汉政权覆亡,鼎立的局面不复存在,以东吴一国之立对抗曹魏,明显是独木难支,孙休之子年幼,如何能担起领导江东民众对抗强敌的重任?

“国有长君社稷之福”,值此国家危急存亡之秋,濮阳兴、张布二人决定迎立23岁的孙皓为君。孙皓是孙权废太子孙和之子,晚年孙权昏庸武断,与早年的英明神武可谓判若两人。立了孙和为太子,又对另一个儿子孙霸宠溺异常,酿成南鲁党争,结果孙霸赐死、孙和被废,动摇国本,只能算做半截子英雄。

濮阳兴与张布推举孙皓继位,也算是出于公心,只是令所有人始料未及的是,屁股在龙椅上还没有坐热的孙皓,果断出手诛除了拥立自己的权臣濮阳兴与张布。不管后人对孙皓此举讥为过河拆桥、卸磨杀驴,事实是孙皓一举改变了自孙权死后皇权旁落的政治格局,政由己出,使东吴避免了出现曹魏政权为权臣司马氏篡夺的情形。如果听凭濮阳兴、张布摆布,东吴政权说不好就得易主了。

孙皓亲政后立即为父亲孙和平反昭雪。在与孙霸政争时,太子孙和一直得到以陆逊、朱据等江东大族的拥戴,孙皓这样做,就是为了重新获得江东土著政治势力对自己的支持。紧接着,孙皓出台了一系列新政,“恤士民,开仓廪,振贫乏,科出官女以配无妻,禽兽扰于苑者皆放之。”完全是一派中兴明君的气象。与蜀后主刘禅相比,孙皓完全就是有为名君了。只是阿斗也有自己的长处,他知道自己的斤两,庸是庸了点,但贵在不折腾。孙皓能力是比阿斗强,但没有强对地方,把一手好牌浪费了。

\

孙吴统治者出身寒门,在据有江东迫不得已与陆、顾等江东大族合作,孙皓在地位未稳的时候利用地方实力派打压权臣,等到杀了濮阳兴、张布二人后,开始有意打压江东大族政治势力就成了必然。想要打鬼就得借重钟馗,孙皓新立,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在朝堂上形成自己的政治班底,因此无奈只得提拔重用母亲何氏家族与身边的宦官为爪牙。

一般讲来,小人不得志则已,一旦得志便猖狂,佞幸小人尤其如此。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孙皓破格提拔三个娘舅为列侯,骤然大富大贵的何家兄弟骄横跋扈、欺压良善,天下百姓恨之入骨,以至于民间传言说:孙皓早就死了,现在当皇帝的是何家的儿子。

孙皓重用身边的“黄门小人”,给予他们一定的军政权力。重用宦官,正是考虑到他们出身低微、卑贱,只能全心全意地依附皇权,为自己巩固统治而服务;给予他们适当的权力,是为了他们更好的充当自己的耳目,打击迫害政治异己,方便聚敛财富,满足他的骄奢淫欲。

为此,孙皓重拾孙权时期成立的,专司检举揭发和监督儒学士人的“校事”制度,“纵吏言事”。又别出心裁成立了名为“弹曲”的监察机构,“专纠司不法,于是爱恶相攻,互相谤告”。孙皓这样做虽然加强了皇权,但却酿成了“听讼失理、狱以贿成”的恶劣后果,同时也惹得治下臣严厉抨击,民心尽失。

无论“校曹”还是“弹曲”,都不能改变其巧立名目“纵吏言事”的本质,那些出身低微的小黄门虽然便于驱使,但大多都不识大体, 得势后滥用职权公报私仇。引来士大夫阶层的强烈批评,孙皓为了平息民愤,有时也假惺惺处置一二佞幸近臣塞责,让这些奴才知道有所收敛,但终究还是姑息纵容多于约束管制。

孙皓另外一个为史家诟病的事情就是力排众议,固执己见的迁都。孙皓决定迁都武昌并不是一时的心血来潮,而是经过深思熟虑之后做出的决定,当时,蜀汉灭亡,西部边防压力大增,迁都首先是出于军事上的考虑。直到今天,避敌锋芒、设置大面积的战略纵深仍不失为国防良策。

孙皓迁都无可厚非,只是做为亡国之君,所有的锅必须由他来背是了。至于说滥杀无辜、荒淫无道,哪个君王不如此?说孙皓轻佻果躁、果于杀戮、刚愎自用,孙坚、孙策、孙权、孙休莫不如此,这是孙氏基因的问题,不能怪孙皓一人。蜀汉政权灭亡后,趁着司马氏篡魏后政权不稳固,益州地方动荡的良机,江东政权如果政治清明、加强武备,万众一心,完全有能力对晋一战。可惜孙皓辜负了十几年大好时光,最终成了可怜可悲的亡国之君,为后人所笑。

\

公元263年,曹魏大将邓艾率领一支奇兵,借道阴平小道,长途奔袭成都。蜀汉后主刘禅惊慌失措,在光禄大夫谯周的建议下,弃城投降。国运43年的蜀汉政权就此终结。17年后的280年,晋武帝司马炎以贾充为大都督,使持节、假黄钺,统率六军攻伐孙吴。孙吴末代皇帝孙皓自知大势已去,宣布投降。国运52年的孙吴政权从此不再。蜀汉和孙吴先后灭亡后,刘禅和孙皓结局如何?

刘禅在蜀汉灭亡后,举家迁到洛阳居住。刘禅被封为“安乐县公”,人称安乐公。此外,“食邑万户,赐绢万匹,奴婢百人,他物称是。”看得出,曹魏对刘禅不薄。正因为此,刘禅才“乐不思蜀”,安享晚年,活了64岁才寿终正寝。

孙皓在投降晋朝后,也来到洛阳。晋武帝亲自接见他,赐号为“归命侯”。应该说,孙皓在洛阳也活得不赖。一次,晋武帝设宴大会文武,孙皓也在座。晋武帝开玩笑地对孙皓说:“朕设此座以待卿久矣。”孙皓不客气地回过去:“臣于南方,亦设此座以待陛下。”后来晋武帝也没给孙皓小鞋穿。

我们知道,历史上的亡国之君,大多数下场很惨,为何刘禅和孙皓能够善终?

一、安抚人心

《孟子·离娄上》说:“得天下有道,得其民,斯得天下矣。”简而言之就是一句话:得民心者得天下。蜀汉和孙吴虽然灭国了,但仍然有很多大臣、军队和民众没有归顺。比如,蜀汉这边,大将军姜维还率领主力部队坚守剑阁;孙吴这边,交州刺史陶璜等依然还在抵抗。

因此,当刘禅和孙皓先后投降后,要好好对待他们,利用他们身上的巨大号召力,让军队停止抵抗,让大臣“弃暗投明”,让民众归顺驯服。事实上,也正是刘禅和孙皓亲自写信劝降,才让姜维和陶璜放下武器,结束战争。另外,曹魏政权善待刘禅,也想树立一个正面典型,做给孙吴政权的统治者看:“你们看,投降了我之后,依然吃香的喝辣的,岂不酸爽?”可想而知,如果曹魏对待刘禅很差,多年以后孙皓一定不会投降得那么爽快。

\

二、不具威胁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刘禅和孙皓作为亡国之君,没有什么过人的能力,完全是因为投胎投得好,才侥幸成为一国之君。刘禅和孙皓当政之时,朝政处理得一塌糊涂。刘禅贪图享受,孙皓昏庸暴虐,早就失掉了人心。整个国家名存实亡。他们投降后,对曹魏和晋朝根本就难以构成威胁,与其杀了惹来无穷无尽的麻烦,还不如好好养着。

三、光荣传统

中国古代,其实有善待亡国之君的光荣传统。自夏周以来,亡国之君被俘虏后,一般不会直接杀掉。商汤俘获夏桀后,允许他带着心爱的女人离开。魏文帝曹丕逼汉献帝禅让后,也没杀他,还封他为山阳公。司马炎逼迫魏元帝曹奂禅位后,也没杀他,只是降封为陈留王。

唯一的例外是西楚霸王项羽。他当年进入咸阳后,俘获了秦朝末代皇帝子婴,将其杀害。项羽这一举措带来巨大争议和不满,也让自己成为众矢之的。在这种情况下,不管是曹魏政权还是晋朝,都不会将事情做得太绝。

    广告位
    相关文章
    热门评论
    头条推荐
    广告位
    最新资讯
    广告位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