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00亿“泛海帝国”评级展望遭下调,偿债压力大?

栏目:财经要闻编辑:admin时间:2020-09-16浏览次数:

导读:近日,评级机构联合资信评估有限公司(简称“联合资信”)发布公告表示,将中国泛海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简称“泛海控股集团”)评级展望由“稳定”调整为“负面”,同时维持公司主体长期信用等级和“20泛海G1”、“18泛海G1”等信用等级为AA+。 公告表示,截

近日,评级机构联合资信评估有限公司(简称“联合资信”)发布公告表示,将中国泛海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简称“泛海控股集团”)评级展望由“稳定”调整为“负面”,同时维持公司主体长期信用等级和“20泛海G1”、“18泛海G1”等信用等级为AA+。

公告表示,截至9月11日,泛海控股集团及下属上市公司泛海控股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泛海控股”)2020年内合计到期债券金额为82.89亿元。公司及下属泛海控股2020年债券兑付规模大,面临较大的兑付压力,呈现流动性紧张态势。

中国企业资本联盟副理事长柏文喜对时间财经表示,调低评级是一个比较严重的事件,如果公司不是在经营和现金流方面出现明显恶化,应该不至于被调整评级。它涉及公司的信用等级,进而会波及债权融资、非债权融资乃至市场经营等。

据联合资信提供的评级报告,泛海控股集团前身为成立于1988年的中国电子玻璃有限公司,2006年10月公司更名为现名。历经多次股权转让和增资后,截至2019年底,公司资产总额2969.91亿元,纳入合并范围的全资及控股公司14家,其中包括多家上市公司,如公司直接持股泛海控股68.49%,直接持股民生控股22.56%,还参股中国民生银行6.94%、联想控股16.98%等。公司实控人为卢志强,2019年“胡润百富榜”上,卢志强家族以700亿元财富位列全国第30名。

金融产业分析师王赤坤对时间财经表示,泛海控股集团在资本圈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是民生证券第一大股东及联想控股第三大股东,实控人卢志强在行业内是“教父中的教父”。公司目前的困境,主要是因为金融去杠杆的大背景。目前看,泛海控股集团在这方面做得比较差,相对于万达、复星和平安集团,泛海控股集团在“脱虚向实”方面,显然有点慢了。

时间财经联系泛海控股集团方面,截至发稿时间,暂未获得回复。泛海控股集团下属上市公司泛海控股回应时间财经称,公司正在采取多种措施保障债券偿还。关于“脱虚向实”进展缓慢的质疑,泛海控股方面表示,公司的行业类别已从“房地产业”变更为“金融业”,公司致力于通过金融系统服务于实业。

现金流困境

在评级报告中,联合资信认为,泛海控股集团2020年上半年利润大幅下降,下属上市公司泛海控股上半年经营亏损,境内房地产项目主要集中在武汉地区,短期内去化速度较慢;第二,受美国疫情影响,公司境外资产处置项目进度存在较大不确定性,对公司近期的现金补给预期较弱。第三,子公司泛海控股因信息披露问题收到行政监管处罚。此外,公司及下属泛海控股2020年债券兑付规模大,面临较大的兑付压力,呈现流动性紧张态势。

柏文喜告诉时间财经,泛海控股集团最核心的,是主营业务带来的自由现金流不足或下降问题,由此才引发出业绩下降、资产处置延迟,甚至可能出现的融资不畅等问题。

财报显示,泛海控股集团2020年上半年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29.52亿元,同比下降75.56%;利息保障倍数由上年同期的0.93降至0.69,同比下降25.81%。联合资信称,2019年,泛海控股集团债务结构由以长期债务为主转变为以短期债务为主,从债务期限分布来看,公司债务主要集中在1年内到期为主,占比为56.10%,存在集中偿付压力。

核心子公司泛海控股方面,2020年上半年,泛海控股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6.55亿元,较上年同期大幅下滑142.6%。速动比率从去年同期的0.89降至0.74。2020年3月末,泛海控股剔除预收款项后的资产负债率和全部债务资本化比率分别为80.70%和72.60%。东方金诚表示,从公司债务期限结构来看,在债券不提前回售的情况下,泛海控股大部分债务将集中于未来三年到期,其中2020年将会出现偿债高峰,面临集中偿还压力。

经营方面,泛海控股集团2020年1-6月实现利润总额2.86亿元,同比下降52.09%。泛海控股上半年经营亏损,2020年1-6月净利润为-3.51亿元。境内房地产项目销售受疫情影响较大,2020年1-6月武汉中央商务区实现预售金额为14.53亿元。

泛海控股此前公开回应称,公司目前正在多措并举采取各种方式,包括但不限于加大房地产项目销售力度、新增融资、资产处置、加强项目引战及金融股权引战等各项措施积极筹措资金。

多机构下调评级

7月13日,评级机构东方金诚将泛海控股集团主体列入评级观察名单,主要原因为泛海控股集团核心子公司泛海控股2020年下半年到期及回售债券集中,偿债资金筹措压力加大。

截至2020年3月末,泛海控股全部有息债务893.43亿元。其中2020年下半年到期及回售境内债券本金余额72.89亿元、境外美元债4.113亿美元,其中4亿美元于7月27日到期。境外项目出售是偿债资金主要来源之一,受尽职调查延后影响,泛海控股偿债资金筹措压力加大。

根据东方金诚测算,在不考虑资本支出因素情况下,泛海控股2020年刚兑债务规模约为233.70亿元。根据融资计划,2020年公司有公司债额度16.5亿元、疫情防控债额度20亿元、境外高级债券4亿美元等,如资产变现计划和融资计划顺利施行,可覆盖刚兑债务。否则,泛海控股短期内将面临较高偿债压力。

泛海控股7月1日公告称,美国资产处置项目原定尽职调查截至2020年6月30日,受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的影响,交通系统和劳动力受阻,尽职调查时间延长至2020年9月30日。联合资信对此表示,公司境外资产处置项目进度存在较大不确定性,对公司近期的现金补给预期较弱。

此前的3月19日,评级机构惠誉将泛海控股的长期外币发行人违约评级(IDR)和高级无抵押评级从“B-”下调至“CCC+”,其高级无抵押评级的回收率评级为“RR4”。

惠誉表示,“该公司的评级受到合同销售/总负债(不包括其金融机构子公司)低于0.25倍的限制,这是所有获评中国房地产开发商中比率最低的。由于内部流动性不足,该公司也是当中杠杆率最高的公司之一。”(北京时间财经陈世爱)

    广告位
    相关文章
    热门评论
    头条推荐
    广告位
    最新资讯
    广告位
    随机推荐